开发者新主机CPU比PS4强3~4倍别太期待图形进步

PS5和Xbox新主机即将于今年年底推出,关于这两款主机的消息持续在游戏界引起热议,而开发者所透露的新情报更会让这样的状况愈演愈烈。今日,据外媒GamingBolt报道,Roguelite新作《死灵法师之剑》的开发者在采访中表示次世代主机将在功能上有巨大飞跃,但劝玩家不要过于期望视觉效果上的提升。

这位来自Grimorio of Games的开发人员Víctor Pedreño表示:“据推测,新主机的CPU至少比PS4强三到四倍,虽然对于像我们这样的开发者来说不会有太多影响,因为我们对本世代硬件已经非常满意了,但任何额外的强大功能都是非常受欢迎的。”

管涛指出,外国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市场属于“风险共担型”资本流入的债务证券,风险低,能够起到外债结构稳定器的作用。“当前我国债券市场外资持有比例为3%,美国、英国约为30%和40%,新加坡、日本约为10%。相较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我国这一比例相对较低。从国际经验来看,预计未来债务证券规模和占比都有较大提升空间。”

结构方面,截至2019年9月末,从币种结构看,本币外债约占三分之一,本币和外币外债余额分别为6827亿美元和13498亿美元;从期限结构看,中长期外债和短期外债占比呈现四六开,余额分别为8270亿美元和12055亿美元;从债务工具看,债务证券、贷款、货币与存款共占近七成,尤其是债务证券占比已达四分之一;从债务人类型看,银行外债占比近五成,银行、企业、广义政府(含央行)外债余额分别为9347亿美元、8169亿美元和2809亿美元,占比分别为46%、40%、14%。

此外,Víctor Pedreño还介绍了次世代硬件的另一个方面——GDDR6内存,这是Xbox新主机已经确认的功能。据这位开发人员的说法,这将有助于实现类似于SSD的“更快访问时间”。

外债余额突破2万亿美元,怎么看其风险情况?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外债风险指标稳健。2018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为14%(外债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国际公认安全线为20%)、债务率为74%(外债余额与贸易出口收入之比,国际公认安全线为100%)、偿债率为5.5%(外债还本付息额与贸易出口收入之比,国际公认安全线为20%)、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41%(国际公认安全线为100%)。“预计2019年末这些外债主要指标不会有大的变化,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整体水平。”王春英说。

全口径外债绝对规模不大。从年度数据看,2018年末,我国外债余额(19652亿美元)居世界第13位。美国、英国、日本外债分别是我国的10、4、2倍,相较于同等经济规模国家,我国外债绝对规模并不大。

今年4月,我国境内人民币债券被纳入国际主要债券指数——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国际投资者对中国债券市场的认可度进一步提升,持续增持境内人民币债券。

债券通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俊礼预计,随着中国金融市场开放,2025年国际投资者在中国债市的持债规模或达到10%-15%。根据目前外资在中国债市的占比,外资还有很大市场空间。

王春英指出,今年以来,国内外风险挑战明显上升,但我国经济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基本趋势没有改变,我国国际收支保持基本平衡,外债结构持续优化。“未来,外汇局将持续深化外汇管理改革开放,完善外汇市场‘宏观审慎+微观监管’两位一体管理框架,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不过,Víctor Pedreño也表示,与过去世代的跨越不同,玩家不要在视觉效果上有太大的期望,而应该期望游戏在设计方面的提升。他称:“我们正处在一个图形技术不会有很大飞跃的时代,我指的是像PS1到PS2,或者PS2到PS3那样引人注目的时代。这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但只是从设计角度上出发,而非纯粹的性能方面。”

总量方面,根据外汇局数据,外债总规模有所增长,但增速放缓。截至2019年9月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20325亿美元,较2018年末增长673亿美元。自2018年以来的七个季度,全口径外债余额环比分别增加7.5%、1.5%、2.7%、-0.2%、0.3%、1.3%、1.7%。

外币外债相对规模适中。在世界银行网站公布2018年末外币外债规模的国家中,我国外币外债(13258亿美元)排名第二(美国13729亿美元、瑞士13182亿美元),但外汇储备覆盖外币外债比率(外汇储备/外币外债)为232%,这一比例远高于世界其他经济体(土耳其106%、瑞士56%、美国9%、德国4%),较为稳健,抵御外部市场冲击能力较强。

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管涛对本报记者分析,随着经济发展和持续扩大开放,我国需要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在此过程中,外债总规模有所增长是正常现象。“就风险情况而言,无论是从绝对规模、相对规模还是各项风险指标来看,外债风险都总体可控。”

王春英指出,本币外债和中长期外债规模持续稳定上升。2019年9月末,本币外债在全口径外债余额的占比为34%,中长期外债占比为41%,分别较2017年末上升3个和6个百分点。“受中长期外债、本币外债,尤其是作为‘风险共担型’资本流入的债务证券增长推动,外债结构持续向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