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导师崇高师娘优美”作者灵感来自康德充满想象不懂勿骂

近日,一篇7年前发表于中文核心期刊《冰川冻土》的论文引发社会热议。文章作者徐中民在写作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过程中,阐述论证“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据《冰川冻土》官网介绍,该刊主编系论文作者徐中民的导师。

1月13日,徐中民告诉南都记者,自己科研思路的转变源自2004年导师的一次指导,经过导师指引登顶泰山后,他“理解了向上和向下的不对称,彻底搞清了发展和配置的区别”,随后开始动笔写作系列文章。

截至发稿前,南都记者向徐中民导师发送邮件求证争议问题,暂无回应。

南都:文章发表之前有给导师看过吗?

徐中民:是的,我第一次读这本书的时间大概是2007年或2008年,当时的印象不深,后来发现可以与我的论文,还有导师师娘结合起来写。

徐中民:一般人只看到“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就炸毛了。但这个其实和我自创的“四位一体”研究框架理念是对应的。我在文中勾勒出了共同的发展之路,作为个人未来的图景。

谈论文创作思路:导师指引登顶泰山后,转变科研思路

著名艺术品修复专家布拉德•沙尔表示,被损坏的作品通常会贬值15%至20%。2010年,毕加索价值1230万英镑的《演员》画作,曾因一位女游客不小心跌倒,划出了15公分的裂痕。(黄婧)

此事发酵后,《冰川冻土》已声明撤稿并致歉。1月12日23时许,期刊主办单位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调查后称,该文确实存在与期刊学术定位不符问题,已接受该刊主编请辞申请。期刊主管单位中科院科学传播局也表示将尽快成立调查组。

采写:南都记者 诸未静

在最新研究中,科学家们使用来自多个来源的数据,为银河系建立了一个质量模型。这些数据提供了有关银河系中恒星、气体和其他物质移动方式的信息。该团队使用这些数据来开发他们所描述的“旋转曲线”——由于银河系的旋转方式并非始终如一,因此,研究人员必须想出这样一条曲线来更好地了解银河系物体之间的距离。

徐中民:卢梭说过,科研是孤独漫步者的遐想,我对于日常的争议都习惯了。我的文章是值得检验的,唯一有问题的是可能发错了地方,但是如何你能够理解我的底层逻辑框架,你就能理解我,学术科研都是从想象力中发展的,我的文章很有想象的“张力”。

南都:文章灵感是来自于康德的《道德感与优美感》吗?

南都:文章似乎与生态经济学的关系不大?

我们总是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我以为一登上山顶就会看到山下,到了山顶才发现首先见到的是头上的云,然后你走到边缘才能看到山下风景。我就想,你要往上走,思考问题也会转变视角。

是导师的指导帮助我转变了思路,回来后就拿起笔开始反思性总结的过程,从导师师娘的教诲延伸出去,先写下论科研团队建设一文,然后到基金委参加流域科学计划答辩,因为似乎知道了前进的方向。

我对共同的发展之路进行了严谨的科学推导,这是在充分认识到问题的两面性的作用下完成的。可将人生之路划分为自我认识,形成新的正反馈环,自我控制和自我实现四个阶段。

不过没有想到这一次的争议会这么大,好多人破口大骂,说我的论文是“狗屎”,这一点我不能接受。

他们指出,可以通过让银河系内物体的自旋力与引力保持平衡来进一步厘清其质量。这种平衡可以防止这些物体被拉入位于银河系中央的黑洞或被甩入太空。而且,这一平衡也可以用来计算物体的质量。推而广之,通过计算银河系中所有物体的平衡状态,他们可以计算出所有这些物体的质量,将它们加在一起就得出了银河系的总质量,约为太阳质量的8900亿倍。

毕加索的《女子半身像》是一幅半抽象风格的作品,毕加索以当时的情人朵拉•玛尔为创作构想,该画作尺寸为81x65cm,于1944年5月在巴黎完成。

徐中民所说的“共同发展之路的阶段和特征”。

谈争议:“科研是孤独漫步者的遐想”

徐中民:我是一个理科生,当年高考语文只考了五十几分,不过后来自己慢慢看书,记忆力又不错,所以慢慢积累起来了。我认为做科研去勾勒未来的时候需要想象力,而古诗词意境就很好,内容很有想象力。我还特别喜欢历史,历史眼光可以拓宽视野,我从初中就开始翻看《资治通鉴》。

南都:你是怎么拜到导师门下的?

目前,科学家普遍认为,银河系宽约256000光年,但其质量几何?科学界一直众说纷纭。

南都:目前的风波之后和导师有联系吗?

当然,银河系不仅包括恒星、气体云和其他可见物质,还包括大量暗物质。和几乎所有已知星系一样,银河系大部分质量都被看不见的暗物质包裹并受到其引力影响。研究人员估计,银河系暗物质的质量约等于太阳质量的8300亿倍,占银河系总质量的93%。

从2005年开始,我就下定决心“不抄别人”,自己独立去思考,什么是美?什么是道?什么是优美?这些我在论文里都有阐述。

专家学者认为,《女子半身像》画作是毕加索感到纳粹即将灭亡、光明将至的创作。目前,伦敦泰特现代艺术馆已将被撕毁的《女子半身像》画作撤展。

南都:看到您文章中引用许多古诗词,也会自己作诗,请问这种文采积累从何而来?

徐中民:没有联系,我有点恼火,怎么会被误会成是拍马屁呢?我只是借助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来阐释一条共同发展的道路啊。

研究人员强调,他们的估计与其他尝试测算银河系质量的研究得到的结果一致,这也使他们的结果更具可信度。

南都:你写作“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的论文创作思路是什么?

徐中民:这个可以从我的公众号“书味香”文章《科研之路的认识过程—感师恩》中去看,那里回溯了我科研生涯的整个历程和认识过程。2004年,我遇到一些人生和科研思考上的问题,到底应该往哪里走?导师指引我去登下泰山。也就是这一次,我的研究思路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徐中民:我只能回答,刊登出来之后我导师肯定有看过。

南都:你如何看待目前的争议?

徐中民:我是1994年从湖南师范大学毕业以后就到我导师门下念硕士和博士了,硕博都在他门下读的学生还是很少的,我是其中之一。

答辩回来后写出了《风行水上——论科研人员之道》,《幸福之路——生态经济涣有丘的序幕》等文章,对导师多年的教诲进行了系统的总结。紧接着从哲学层面完成了《卓越之路——变化、持久和永恒》,探讨了任何理论都要包括的变化持久和永恒三个问题及相互之间的关系。

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鉴于科学家是从银河系内部对其展开测量,星际气体和恒星会遮挡银河系大部分质量,所以,他们希望另辟蹊径来绘制银河系的图谱。

他向南都记者表示,不理解他的研究框架的人不应该谩骂,“科研需要想象的张力” “科研是孤独漫步者的遐想”。他还表示,论文发表前导师是否知情不便回应,但是发表后肯定看过,此次风波后两人暂无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