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相CES智加科技2020年完成覆盖全美无人重卡测试

拉斯维加斯-2020年1月7日-全球领先的无人重卡科技公司智加科技(www.plus.ai)今天公布了一项安全测试项目,该项目将扩大其无人重卡的测试规模,并计划于2020年底前覆盖全美所有准许测试的大陆州。项目测试路线包括封闭场景和公众开放道路,测试过程中会配置安全驾驶员和安全工程师,在必要时进行人工接管。智加科技将尝试使用全新测试设备及路线试运行,不断提升其自动驾驶系统处理复杂驾驶场景的能力。

“我们希望打造可适用于不同天气、地形和驾驶场景的技术解决方案。衡量一辆无人重卡是否成熟的前提,是通过诸多严格的安全测试。这也正是我们计划在今年年底前将测试项目扩展至全美范围内所有准许测试的大陆州的原因。”智加科技首席运营官兼联合创始人Shawn Kerrigan表示。

四是促进养老保险制度良性发展。据最新月报统计,2019年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总收入37830亿元,总支出34631亿元,当期结余3199亿元,累计结余50869亿元。在实施较大幅度降费、降费效果超过预期、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进一步提高的情况下,当期还能实现3000多亿元的结余,是非常可喜的局面。与此同时,通过压实省级政府责任,提高基金中央调剂比例,加大对特殊困难省份支持力度等措施,有效缓解了省际之间基金结构性矛盾问题,确保了基本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

“我们很期待智加科技这个冬天在明尼苏达州的无人重卡测试。在安全性上的技术创新,对于整个交通运输系统来说都是巨大的进步。” MnDOT互联自动驾驶汽车中心执行董事Kristin White表示。

“我们设在俄亥俄州的智慧交通生态系统是自动驾驶车辆的主要测试场,拥有先进的设备和基础设施。俄亥俄州非常欢迎智加科技这样行业领先的无人重卡科技公司前来测试。”DriveOhio临时执行董事Patrick Smith表示。

三是企业减负效果明显。降费政策普惠性强、受益面广,减负作用直接、有效,不论大中型企业还是小微企业,普遍都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企业普遍反映降费政策有效降低了企业用工成本,降费红利或转化为企业发展和创新的动力,或转化为职工福利以增强企业凝聚力,实现企业降成本、市场增活力、职工同受益,受到广大企业和职工的欢迎。同时,社保费率全国基本统一,对促进形成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促进地区之间均衡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聂明隽表示,2020年,国务院决定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工伤保险费率政策再延续一年。养老保险费率降至16%是一项长期的战略性安排,将进一步巩固降费成果。下一步,人社部将继续抓好降费工作的落实,积极组织开展政策实施效果总结评估,切实将党中央、国务院降低社保费率的决策部署不折不扣落实到位。

聂明隽介绍,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降低社保费率、减轻企业负担工作。2019年4月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降低社会保险费率综合方案》后,各地积极贯彻落实,工作进展非常顺利,取得的效果比较明显,归纳起来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二是超额完成全年减费目标。2015年职工五项社会保险总费率是41%,之后经过六次下调,去年是下调幅度最大的一次,目前五项社会保险费率总水平降至33.95%,其中单位费率降至23.45%,六次降费共降低了7.05个百分点。据最新统计,2019年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三个险种全年减费4252亿元,超额完成了年初预计3100亿元的目标。2015年以来社会保险减费近万亿元,减费规模超过预期。

智加科技已经在包括亚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亚州,科罗拉多州,伊利诺伊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明尼苏达州,密苏里州,内华达州,新墨西哥州,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南达科他州,德克萨斯州,犹他州,西弗吉尼亚州和怀俄明州在内的17个州进行了无人重卡安全测试。在其中部分州,智加科技是首家进行测试的无人重卡科技公司。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智加科技计划于2020年在第一季度末确定新的测试州及测试地点,并将在年底前完成整个测试项目。对于智加的自动驾驶系统来说,每个州都各具独特的场景需要学习,因此在为期一年的项目过程中,智加科技将覆盖设有长列挂车、雪地、拖拉机、牲畜,更多不同形状的出口、交叉路口、收费处等多种场景,以及不同的限速及气候场景。通过该测试项目,智加科技还将开发全新的定量标准,以衡量其自动驾驶系统在商业部署中的成熟度。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一是政策措施全部落实到位。2019年5月1日起,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高于16%的29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机关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全部降至16%。各省份延续阶段性降低失业保险费率政策,符合降费条件的26个省份延续阶段性降低工伤保险费率。同时,各省份结合实际调整了缴费基数政策,缴费基数下限普遍降低,进一步减轻了困难企业及其职工的缴费负担,灵活就业人员选择缴费基数的灵活性也进一步提高。